Luzz

来自深渊

从没有想到过我会成为今天这般的人,并非邪恶,也绝非什么人物,只是旋转于俗世的陀螺,在三餐杂糠与床榻之间跳着最平凡不过的圆舞曲。或许是有了太多惊天动地的设想,臆想了太多次的成功,也盘算了无数的失败,而万万没有预料到的事却总在发生。
沉寂中毁灭,静默中消亡。太可怕了。
我开始惧怕一切,昔日里只是一个闪念的东西被无限放大,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里电影似的播放。种族间的歧视、恶人的凶残行径甚至历史中的欺凌与霸占,似乎全部融入了我的头脑与我的脑浆搅合成一片污秽。我惧怕着鲜血,我惧怕着人与人之间的仇视,渐渐的,我竟不知道该如何鼓起勇气踏出房门。月光洒在衣角,此刻尖利狰狞的大笑在我的耳边忽近忽远,我没法辨认它的来源。我捂住耳朵,但无济于事,我知道了,它来自于我的大脑。

  但我明明从未体验过那些或罪恶或美好的臆想中的任何情境,淡水一般的生活似乎偶尔滴入黑到极致的墨,但因那水的无垠,它仍是澄澈平淡着。
这是个不好的预兆,不,已经不能称之为预兆,起因既然存在,思维成型是在所难免的,一切已成定局。
我已不再是个平凡人了,我是个平凡的疯子,注定要以悲剧色彩毁灭殆尽的凡人。

  死亡随时可能到来,瞬间的毁灭有没有意义,也只在于毁灭前的准备。如今我们的一切作为只是为了让毁灭更具意义。

  而我只是恐惧着。

PS:我已经分不清这究竟是在写故事还是在写我自己了,一切差到了极点,我没法在晚上入睡,只有白天人声鼎沸的时候才能获得一丝安全感。夜晚是会杀了我的……我在一片黑暗中打下这行字。
救救我吧天哪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