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Guffin

来自深渊

本能

双北cp无差,白鬼
•自嗨 与现实真人无关
•明星大侦探同人自设
*自设均为各期人物参考结合

2020年10月21日 M市 AM11:40

Chapter 3. 白

荒芜的未开发地,杂乱的枯木丛和四散的废砖钢筋是G区最常见的风景,即使是在可以勉强称作二线城市的M市,那些悲凉的风景也几乎随处可见。巍峨的大厦一旁便是被歪扭的掉漆钢板堪堪围住的施工区,美其名曰城市美化商业工程,事实上不过是被黑心商人遗弃的耗资废物。在房地产业逐渐升温的时期,地皮承包便成了人人欲分之的一块肥肉,不少人趋之若鹜,但只要有不可预计的意外发生后,承包人卷款潜逃,留下的烂摊子便任它烂在那里。没人有真正的解决方案,久而久之,这竟成了一种趋势。
苦的何尝只是被蒙骗钱财的无辜市民,上上下下数以百计的员工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这商业游戏的受害者,而这千万抱怨冤屈也无处去诉,除了申诉后得到的一声声推脱,也只有那片讽刺的狼藉留在那里空扎人眼。
穿着一身有些窄小的西装的白愣在米线店里满是油渍的餐桌前注视着面前碗内黄金油汤里自己模糊的剪影,手里吃了一半的灌饼被苟活在秋日屋内的苍蝇觊觎着。
一个月前,本该顺利晋升为楼盘销售主管的他却被承包商逃跑的晴天霹雳生生逼回了无业游民。在即将拨云见日之际突遭噩耗令他受了不小的打击,但他没有停下来的权利,甚至没有可倾诉的家人。他恍惚的状态被女友鬼鬼看在眼里,但逼问之下他仍然闭口不谈。他实在无法在女友本就满是波澜的内心雪上加霜。
“你只管放心,一切我都会为你解决。”他仍是这样说。
在两人初次来到M市闯荡时,白曾承诺永远不会让鬼鬼受委屈,如今鬼鬼的明星梦终于有了希望,本该作为两人之间精神力量的他怎么可以轻易倒下。几经波折,白在一家小保险公司里谋求了一个保险推销员的职位,才有了勉强维持生计的资本。
“嘎吱”,新来的客人掀动门帘的声音将他从迷惘的思绪中带出,老旧且泛着烟熏黄的厚重胶皮门帘把压抑的空气尽数留在屋里,偏把本就虚弱的光线挡在门外。店内只有来了客人时才会有些许生机,也许是掀起门帘带起的微风,也许是终于得以通过的光明,也许是客人朝后厨一声响亮的吆喝,一切短暂的活了过来。
白用袖口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屋里闷热到了极点,他瞟了一眼右手手腕上的表,表盘的秒针不知什么时候脱落了,瘫在盘底再也无法转动。
“已经十分钟了……”他急躁地把留作晚饭的半个灌饼胡乱塞进包里,刚想踏出门外身后传来一声惊雷似的叫喊:“还没结账呢!”白窘迫地回避店内客人或是狐疑或是调笑的眼神,道着歉付了帐匆匆逃出了店门,这些注视在他眼中全都变异成了一种可怖的轻蔑。
他出了门,站定后深深吸了口冰冷的空气。整个上午在这半条街游荡,他一直注视着街对面爬满绿藤的老楼。那些植物疾病般地侵染了楼房的一砖一瓦,顺着牵引而过的电线又蔓延到了台阶,雨水的浇灌使那些墨绿更加刺眼。在那令人窒息的绿意之后便是几排窗户,像陷入沼泽带着绝望的眼睛,空洞地注视着街心。三楼的一扇窗户一直被白的目光眷顾,但那满是灰尘的玻璃背后一直静默着,未曾有丝毫波澜。
白倚着店门口的灯箱,借助着雨棚的遮挡偷窥那扇窗子,但窗子背后的窗帘再没动过。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欠妥,但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他没有别的出路。此时的他,活像是跟在丰收的农民背后偷捡稻穗的负鼠,可怜又可悲。
楼房前的一辆黑色汽车的车门突然打开,车里走出来一个穿着单薄的休闲装的男人,白只觉有些眼熟,思索片刻才突然想起是何很早之前为他介绍过的前辈,曾有过几面之缘。在他看来,几次会面都不是很愉快。对方是活泼且多话的,但始终有一种引人生畏的内涵包裹在神采飞扬故作开朗的话语下,这是肉眼可见的气场。那种被人一瞬间看透的感觉让人感到厌恶。在白的印象里,并没有把撒当作朋友,但撒却套近乎似的与他不停拉近关系。白不知道撒对他有什么企图,他自己穷苦且身无长物,并不是什么值得结交的朋友。
为什么撒会在这里呢?白躲在灯箱后注视着撒回到车里的身影。如果是来找何,为什么不上楼而是一直呆在车里呢?那辆车的车头斜对着他自己所监视的窗户,并且拥有极好的视野范围。
白注意到了那辆车的车牌,他不同于同龄人对车型的热衷,对汽车的品牌几乎一窍不通,但他对于数字有种异常的敏感。他注视着那辆有些老旧的车,突然寒毛直竖。他在老楼下盯梢了九天,断断续续里注意到的车牌,几乎每天不同的时辰都能见到相同的数字。那辆车平稳地停在路旁,混入其他汽车中几乎难以分辨,唯一稍微不同的则是车顶积了一层雨水,槐叶挂满了车的表面。
他突然对自己的疏忽万分悔恨,竟没有早注意到异常。除了他自己,还有人在跟踪何,然而,到底为什么?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