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z

来自深渊

羽化


*黄金圈后设定
*偏日常
*恋爱中设定


无数轻盈的翅膀在眼前展开,霎那间无穷的色彩铺满了他的眼前,又猛地四散开来,漫天飞舞。他尝试驱赶那些恼人又熟悉的彩色,但梦魇似的小玩意儿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去除;他又尝试伸出手抓取,比纸还要单薄的东西却又流沙似的从他指缝消逝。
“哈利。”一个响指在额前震动了他的神经,他忽的回过神,艾格西只穿着一件宽松T恤站在窗前逆着光朝他痞笑着。
“你又发什么呆呢,看你在这儿坐了很久了,要不要一起出去喝个下午茶?”艾格西心情大好,右手托着那只和JB不无相似的巴哥犬欢快地逗着。哈利·哈特无奈地看着这个滔滔不绝的男孩,脸上带着微笑,此时的他心底担心着一些事,但这些心事并非一个年轻人能够随随便便理解的。
从他在肯塔基酒吧的那次事故开始,他就明白,虽然自己的某些失误的确是脑部受伤的身体失调导致的。但这些问题终究使他意识到,不论如何身经百战,如何无所畏惧,他的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这并没有令他有着过多的顾虑,每个特工总会有两种命运,死在任务中或是到老退休,他的大难不死或许正是上天的恩赐。他也曾对退休后的生活有着无数幻想,他会骑着骏马驰骋在苏格兰的跑马场,他会躺在夏威夷的阳光下望着碧蓝大海,或是留在Kingsman继续他传道授业的幕后工作。
但他的幻想中,忽略了一件事:衰败,死亡。没人能阻止它的发生,只恨它不能永久停留在未来,总是来的太快,太难以预料。他曾在赴往敌人老巢的飞机上对艾格西说:“拥有友情和爱情是一件可贵的事。”一杯马提尼下肚,则是和满嘴苦涩一同咽了下去。那是他在提醒艾格西,还是自己,谁知道。
和煦的阳光下,男孩身体和头发都倒映着金色的光芒,哈利隐约看到男孩的后背展开了一副透明的翅膀。那双翅膀是如此的美丽而真实,哈利踉跄着站起身朝那双翅膀扑了过去,他害怕,害怕它们会带着艾格西一同坠入深渊,令他无法抓住,只能无力地面对。
他毫不犹豫地扑在了那片光芒所映照的地方,身子却一落空,反倒跌入一片黑暗。
剧烈的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他仍是坐在正对落地窗的沙发上,黄昏的金色透过玻璃照了进来,令他恍惚。只是一场真实过头的梦。
但那些令人悚然的幻想却常出现。餐桌旁,大街上,那对透明的翅膀慢慢包裹艾格西的上身,却在哈利突兀地抓住艾格西时消失。甚至是在床上,艾格西忍着呻吟在他身上缓缓起伏,那翅膀就着昏暗的灯光绽开,最后充满整间卧室,莫名的光彩翩跹着在他眼底流动,直到忍无可忍,他箍住艾格西腰间的力量猛地加大,动作甚至变得粗暴,只有艾格西吃疼地不住求饶才回过神来。
干姜水对他的症状明显很感兴趣,虽然已经成了外勤特工并有了“威士忌”的代号,但她仍是对研究的事倍感兴趣。“你现在的种种症状已经超出了脑部治疗的后遗症,我觉得,这是心理问题。”
心理问题?哈利走出威士忌的工作室,迈着沉重却依旧优雅的步伐。开什么玩笑?一个任职超过二十年的特工,通过种种要命的测试,捣毁一个个犯人的邪恶计划,这个特工,在生死之间挣扎过来后,有了心理问题?


PS:很困……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