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Guffin

来自深渊

本能

双北cp无差,白鬼
•自嗨 与现实真人无关
•明星大侦探同人自设
*自设均为各期人物参考结合
*BUG多

Chapter 4. 鬼

  2020年10月21日 M市 


“白。”女人白皙的上身在黑暗里呈现出模糊的线条,她的半个身子埋在散乱的羽绒被里,朝身边的青年低声呼唤。“你爱我吗?”
这是极其俗套的问话,又透着淡淡的质问气息,但静默着的青年并未显露出什么慌张或无措甚至敷衍的行动,甚至对那莫名疏远的称谓也似乎毫不意外。
沉默无声地在两人咫尺间的距离扩散开来,墙上的电视播放着《美国往事》,主人公之间的对话成了房间里唯一的声音。天花板上好似有一只飞蛾不住盘旋,一片黑色在吊挂的白炽灯周围画着奇异的轨迹。
鬼端详着白的侧颜,却无论怎样集中精神都无法辨认出他的五官,头颅的影子搅成一片混乱,与身下的一切连成一体。
“你呢?”反问,然后又是沉默。
电影到达了高潮后方,爵士乐充满了暗室,两人各自思考,两缕思绪不知是最终交融还是分离。
“如果这音乐能一直持续下去多好。”在鬼坠入梦中之前,一句叹息溜过她的耳畔,她恍惚地附和着:“还挺好听……”

她的耳畔嗡鸣作响,温柔的呓语和叹息远去,留下令人心惊的麻木。
“救我,救我,求你。”
“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们明明是好朋友!我那么相信你!”
“求求你,他们就快要来了,我会死的,我会死的,行行好救救我吧!”
“我恨你。”
咸腥的海风似乎就在面前,她只看到了一片眩目的光,不带一丝生机。
“这段时间怎么样?”办公桌后的心理医生漫不经心地用钢笔一下下地敲击着桌沿,那个老男人狡黠的目光从茶色镜片后面直射过来。
“好得很。”她揉了揉微微瘙痒的鼻尖。
“希望你的经纪公司也这么认为,上次谈的事……我要的带了吗?”敲击声戛然而止,男人从桌后不自主地倾身,像是获得猎物前一秒的食肉动物。
鬼忍不住环视了一遍四周,放开紧紧按住提包的指节发白的手,从里面摸索出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五万,我暂时只能拿这么多,其他的求你宽限一段时间。”
“这可连咱谈的零头都不够啊,你别是在唬我吧大明星。”嘴上说着,他还是接过了卡“你不会不知道我给您瞒着这件事冒了多大风险吧,一不小心就是身败名裂啊。”他用低沉、却义正严辞的语气强调:“我这么帮你,你就拿这么点东西敷衍我?”
她突然从胃里泛上一股酸意。
“对不起。”她低下头颅的一刹那,胃里的不适又蔓延到全身上下,四肢、五官、甚至每一根发丝都在疯狂地尖叫,干涩的眼睛挤不出眼泪,却有一只瘦骨嶙峋的臂膀拼命想从眼眶中伸出,挽留回她的理智,她的梦想,她的生机,她的意义。
“下周我会把钱打到这个卡上,也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诺言。”她不敢抬头,窘迫地站起身来后退。
“那当然。”医生带着耀武扬威的笑“毕竟这也是关乎你事业人生的东西嘛,要是人们都知道现在的新生代明星有这么个过去,又是个精神病该怎么想啊。”
鬼猛地盯住他的脸,每个毛孔好似无限放大,逼迫着她去注意和面对。
杀了他,杀了这个自作聪明的小人。她的手摸向大衣内兜,眼睛里已然充满了血红。
“不,想想白吧,想想我们的梦想,我们长期的拼搏,即使我的人生已经面目全非,早已经不起历练和打磨,而他还有未来啊。我不能丢下他,我不能让他陷入悲伤,至少不要为我悲伤。”
她的手缩了回去,转身拉开门,医生的笑声仍在身后回荡。
该怎么办呢,望着一片碧蓝的天空,她恨不得扎进那片蓝色里将烦心事抛在脑后。

“两周前本市B区发生了一场骇人听闻的坠楼案,经本台记者了解,死者系甄氏地产集团总经理甄红,现在让我们听一段现场目击者的采访,采访内容已做变声处理。”
匿名证人:当时的场面太可怕了,我这辈子都没遇见过这么吓人的事儿,我就在他掉下来那辆卡车不到五米远的地方买菜呢,看的可是一清二楚,诶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采访者:听市民间的谣传说甄红先生从居民楼上掉下来时已经死亡,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匿名证人:废话,那破楼才几层啊,就算从顶楼掉下来也最多骨折,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是有人……
录音被切断,画面又切换回了现场的记者采访,口若悬河的男人身后是被蜂拥人群包围的甄氏地产大楼。
“据案发已过了两周,经历丧子之痛的甄董事长仍没有任何官方发言,人们不禁猜测,甄氏集团是否会从此一蹶不振。”
这对于刚刚失去儿子的父亲未免太过残忍。鬼看着屏幕内放出的甄董事长的照片,画面内的老人带着平和的笑容,倒不像在地产行业叱咤风云的人物。这样一个慈祥的老人怎么会教出甄红这样的儿子,鬼不禁腹诽。
“抬眼。”拿着眼线笔的助理扳着她的头居高临下地说,她遵从指示同时翻了个白眼。
终于画好了厚重的妆,她动了动酸痛的脖颈,看着自己化妆镜中的脸,苍白,瘦削。妆容能把平庸的人变得美艳,能把丑陋的部位遮盖,美化,但再精致的腮红也没法令她看起来精神半分。她本来稚嫩的面孔在脂粉下也变得妖艳可怖起来。
镜子前两排惨淡的灯光涌进她的瞳孔又反映回镜子里,墨色的瞳仁中亮点微光荡漾着,翻滚着。
她的背被猛拍了一下,助理的脸伸了过来:“别浪费了我的妆,胡思乱想可以停一停了,下午的发布会打起精神来。公司好不容易给你争取来的机会,别溜了。”
鬼仰起头,注视着天花板上几处污点,右手不自觉地抚摩着左手食指上的创口贴:“好。”

“杀人网站,就是那个“天网”?”她身后提着两个热水瓶也没忘闲聊的工作人员低着声音问,旁边的单马尾姑娘侧过身嘟囔:“是啊,我跟你说,我哥是网警,他们组最近就查呢,据说是个货真价实的杀人交易网站,每年都因为这个网站死不少人呢。”
“这么邪乎?怎么交易啊?”
“你问我,我要是知道就怪了,说起来真可怕,每次警察要有结果的时候,网站的信息突然就都消失了,没多长时间就又了新地址。”
“哇,那主人肯定是个厉害的黑客。”
“那是。”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警察办案不是保密的吗?”
“嗨,我认识个人,帮我哥解决过个技术问题,当时我才听说了一点关于这件事的内情,你可千万别说给别人啊。”
回到休息室,鬼打开笔记本电脑,在搜索栏输入:杀人网站。跳出来的条目不少是对网上媒体报道的市民误入杀人网站的采访,而更多的是对网站的追捧,甚至有不少用户写起了以此为素材的文章。她点开贴吧里的一个帖子:杀人网站全科普。
『杀人网站:2012年兴起的秘密网站,网站的地址是一堆乱码,没有确切代表符号和姓名。据知情人说,网站主要运作人账号名为“HB232”,身份等资料均不详,该网站已存在并运作十余年,受害者人数达几百,其中幸存者只有六人,该网站以循环的杀人系统运作,严密控制,坚不可摧,不少人也将其称之为“天网”』
“天网”啊……她突然想起曾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鬼鬼,你知道‘天网’吗?”麦当劳店里橱窗前,撒对正用薯条蘸着番茄酱的鬼胆怯地说。
“天网?那个法制节目?”
“唉不是,不是节目,我是说一个网站。”
“什么网站让你这么上心啊。”鬼没有抬头,仍是埋头吃着。
“我有个朋友,他在这个网站上留了一个人的名字,本来以为只是开玩笑的,结果没两天那人就死了,过后还有人往他手机里发短信,说给他确立了目标,该他动手了。”“杀人?我没听错吧,谁啊……”
“诶,你不认识,我也就跟你说说,这事毕竟太可怕了。”撒五官皱在一起,纠结地说。
“你就吓唬我吧。”鬼翻了个白眼。
原来……撒并非是在故弄玄虚。鬼盯着静止的页面,若有所思了半晌,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撒哥哥,这两天有空吗……”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