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Guffin

来自深渊

本能

双北cp无差,白鬼
•自嗨 与现实真人无关
•明星大侦探同人自设
*自设均为各期人物参考结合
*BUG多

Chapter 5. “天网”

“好好,我知道了,明天见。”撒带着温和的完美笑容挂掉了电话,仿佛电话那头的人能看到他弯的恰到好处的眉眼似的。
“谁的电话?”何坐在副驾驶坐上,翘着腿把玩着本应挂在后视镜上的串珠。“电视台一个同事,明天有个项目得谈谈。”撒把手机扔在方向盘前面,眼睛瞟了瞟何手上的珠子:“实在闲了玩会儿别的,别折腾我那珠子咯,刚重新穿好的,别散了弄一车。”何答应了一声,翻过串珠的绳结略微观察,果真发现了尾端新燎过的焦黑痕迹,于是又摆弄了两下也把它扔在了挡风玻璃前,车外两端有不住的水流顺着雨刷淌下。
“听音乐吗?”撒举着数据线头也不转地问,何答应了一声,撒娴熟地用一只手连上手机,片刻,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充满了封闭的车内。
撒总会把音乐声开的最大,他竟然忘了这茬,何悄悄揉了揉震的发疼的耳朵。撒从来都是个极端的人,不只是那些微小的习惯,在为人处事方面更是如此。不论是在什么方面,在何的印象里,很多事情撒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不少事物也可以轻易得到,如果不是胸有成竹,他绝不会轻易出击。
是个伟大的人啊,何一直这样想着。音响的震动似乎让车窗上的水滴也颤抖起来,垂死挣扎后无助地滑入缝隙中。

“你等着,先别下车,我去后备箱拿雨披。”撒没等何回答,迅速地下了车用手挡在头顶向车后跑。何不认为自己需要,况且目的地已在眼前了,他盯着雨幕后的警局,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
“来来来,你别踩到水洼里了。”撒把一个黄色雨披罩在车门外的上方,头发在几秒间已经湿透,趴伏在皮肤上。何心里有些愧疚,却也不好说什么,顺势下了车关了车门便拉着撒的袖口向大楼里跑。凹凸不平的地面形成了一片片湖泊似的水迹,因为没有更多排水系统的供应,最浅的水位也能没过鞋底。“你小心你的鞋……你说你大雨天穿的这么正式干嘛,跟要去结婚似的。”撒的脸被雨披挡着看不到表情,但就算看不到何也能想象出那一脸欠揍的笑。
“我愿意。”何掐了撒的手腕一下“快别贫了,进门进门。”两人掀开厚重的胶皮门帘进了门厅,撒把雨披撤下来转身抖了抖,何从口袋里掏出面巾纸给撒擦头发,一面唠叨着:“下了这么几天的雨怎么雨披不放在车里啊,你是不是经常这么淋雨啊,还真是不怕病。”
撒脸上又出现了笑容,他没有接过面巾纸,而是像一条等着主人顺毛的金毛似的低下头去,任由何擦拭着他的头发。
“老何啊,你怎么又来了?”捧着一摞卷宗的秃顶男人在楼梯口喊了一声:“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看的了,你回去吧。”
何被噎了一下,显然有些无措,但还是陪着笑走了过去:“别这么说啊老曹,我就再问些基本的情况,不会耽误你们警方办案的,我也保证,绝对保密。”“嗨不行不行。”对方坚决地转身想走,撒走上前去:“等等,我看着您有点面熟啊。”
那人狐疑地看着撒,表情仍不耐烦着。“曹警官,诶呀我这脑子,你记不记得网络部的小刘啊!咱在那儿可见过一面。”对方的表情突然僵硬起来,显然想起了什么“对对对,您记起来了吧,就是刘警官,上次那件事……”“啊啊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上次那件事没什么好说的,行行你们跟我来吧。”
“我没法把更多资料给你们了,也得替我想想不是,我这警服还想继续穿下去呢。”办公室里,曹警官纠结地说。
“不不,我只是想找一个突破口,您还有什么能告诉我的?”何急切地发问。
“好吧。”曹看了看何背后东张西望的撒,咽了咽口水“上次在甄红掉下去的那个公寓的搜证里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当时屋里有两杯水,已经凉了,只有其中一杯上有DNA,是甄红自己的。所以凶手没有丝毫要掩盖自己出现在现场过的痕迹,但是他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说明他的心思非常缜密,甚至可以定性为有预谋的犯罪。甄红的人际关系非常复杂,但是因为那条街上没有摄像头,所以我们只能根据案发当天上午在单元门附近卖菜小贩的口供,据他说当天只看到三个人出入过,但具体长相他也不记得了,因为只顾着卖菜没注意。”曹警官懊恼地挠了挠自己的秃头“有件奇怪的事,我们在那间公寓和他的办公室他的家里都找过了,他的手机和电脑哪里都找不到,家人和朋友也不知道在哪里,这也许关联到什么东西。我觉得吧,你们想查,在警方掌握的这块里又危险又找不着什么,不如从甄红的朋友身上着手。”

“唉。”何抱着头蜷在副驾驶“结果还是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其实吧,信息有用没用也在你怎么利用它,我倒觉得那个警察说的挺有道理。”撒握着方向盘,宽慰道。何抬起头:“从人际关系上下手,他的人际关系那么乱,我们又从哪儿下手?”
“不如……从这儿?”何看向撒手中的手机,网页上是三个月前的一桩新闻:『金融才子贾紫惨遭杀害,曾与甄氏地产富二代发生冲突?』配图是两人曾在夜店被记者抓拍的一张合照,其中贾紫侧着脸甄红则一脸愤怒地指着镜头。“这两个人当时可闹了个大新闻,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我怎么没想到,你真是天才!”何几乎是抢过手机兴奋地叫着。
何退出了网页,翻看着有关甄红贾紫的搜索条目,“天网?”何念叨着,撒转过头来:“你刚才说‘天网’,我没听错吧?”
“你看这条,行你好好开车,我读给你听吧。『贾甄二人相继身亡,网民谣传与‘天网’有关』,你知道这个东西?”
“也就是听说过,据说是个挺可怕的组织。”
“看评论里说这是个挺神秘挺高端的网站,我们恐怕没法从这方面获得什么信息,真可惜。”何叹息了一声“家属为什么就偏偏找上我啊?”
撒无声地笑,牢牢地握着方向盘看向前方。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