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z

来自深渊

《明日之光》
*newt×credence
*第九章
自从收到那张神秘的传单后,让人头疼的威胁接二连三的发生,一周刚过去一半,公寓的窗子已经被包着污言秽语的纸条的石头砸碎了两次,受到波及的不堪其扰的房东先生曾骂骂咧咧地承诺一定要抓住这个恶作剧的小混蛋。Newt会把写着“巫师去死”的纸条藏在背后。他从前一直租用这个小公寓,但他大多时间都在四处游历,仅有的定居时间也很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魔法,因而除去那一箱子神奇动物他没有什么暴露身份的危险。房东一家一直以为他是个独身的生物学家(的确是),甚至一度想把他和年轻的女儿撮合成一对,当然他婉拒了。
Newt独自一人时展开那两张脏兮兮的写满污言秽语的字条。
字条上的主张和他所见过的“第二塞勒姆”如出一辙,那些麻瓜恨不得置他于死地,尽管他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
Newt觉得一阵恶心。
人类是最凶残的动物。
Newt一直对这个说法无比支持。即使他向来爱好和平,也从不会去招惹什么麻烦,可从小到大他见识过无数极端的狂热分子无时无刻的热衷于迫害无辜的巫师。在他在麻瓜世界游历时,见过不少同“第二塞勒姆”相差无二的反巫师组织,他们时刻像被触到了神经,孜孜不倦地组织集会,一刻不停的宣扬他们的言论。
透过他们的喧哗和骚动newt清清楚楚的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不安。他们的内心是不安的,也许他们是碌碌无为的下层人物,他们籍籍无名,渴望被别人注视,于是他们用激烈的情绪包装自己,用自以为不可动摇的信仰支撑自己。
不过是一些同样可怜的人罢了。
Newt并不打算把那张传单给credence看,那可能会勾起他更多的痛苦回忆,他虽然已经大致稳定了体内的默默然,但newt不愿意冒这个险。在解决问题方面,newt一直是理智占上风。
但令他担心的是,credence与他的互动越来越少了,即使两人早已互表心意,有时候newt不禁怀疑那晚的表白是一场梦。
从大本钟那次的遭遇后,credence时常会要求去那里散步,慢慢的credence甚至记住了沿途的所有事物。
Newt尝试搭话,故作轻松地从日常生活谈到学术研究甚至动用了皮克特。但credence却显得心不在焉,他仍然在答话,但newt觉得那简直就是对妻子失去兴趣尝试敷衍的丈夫的嘴脸。
两人间的对话在newt不可控制的情况下明显的减少,更多的时候两人并驱而行,双方都陷入让人抓狂的沉默。
Newt明白credence的想法,每次二人到达大本钟,他们都会在坐在那里的长凳上,credence像是在等待什么,两人的对白往往不多,但久而久之的相处newt几乎与他心有灵犀,他明白credence是不安的疑惑的,但更多的一定是期待那个女孩的再次出现,而这次credence不会再做出蠢事了,他期望的只有拉住她的手,想对待亲人一样对待她,毕竟那些日子,谁都过得不好。
“回去吧?”伦敦的冷天让人感觉很不好受,newt并不怕冷,他自己简直可以发光发热。但他把手覆在credence的手上时简直像在摸一块冰,这让他条件反射的缩了一下手。
Credence仿佛在沉思,一时间没有答话,但在newt把他的手举在嘴前哈气时他彻底回过神来了,被寒风吹的泛红的脸又红了一个度。
看到对方的表情变化,newt本想随意的打个趣,但拙劣的语言组织能力让他一时哑口无言,他只能偏过头挠了挠鼻尖继续自顾自的哈气。
“Cre,你没有忘了我现在算是你的恋人吧。”newt最终还是主动开了口。
Credence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而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么,有什么心事就要跟我说啊……我说你。”newt甚至开始感觉有些委屈“你已经不是以前一样形单影只了,所以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好吗,我们一起解决问题…总好过憋在心里折磨自己。”
Newt尽力地抬起头与他对视,这对他来说算是一种挑战,而对方同样热切的眼神让他感到一丝欣慰。
Credence几乎要吻上来,但两人尚在理智当中,在如此繁华的公共场所旁若无人地亲吻目前来说有些难度,于是两人保存着这微妙的暧昧气氛回到了公寓。
——————
从某些方面来说,newt scamander面临着这几年最纠结的时光。从前的他可以整天沉浸在与动物的愉快交流中,但现在他的生活逐渐充实,他有了爱人,并在逐渐学习该如何去正确对待这份爱;他有了更为完整的生活,这一切甚至比他想象中更美好,所以他愿意为了维持这种生活做出任何事。
入夜,两人安静的依偎在公寓的小床上,自从两人第一次有了肉体接触的那晚,newt就坚决的让credence和他挤在这张床上。它本不能撑起两个人的地方,这时候newt就不得不动用些小魔法了。
Newt心里其实有些不好受,此刻本面向他的credence翻了个身,他不由得说出了口:“你睡着了?”
明知故问。credence闷闷地回答:“没有。”
Newt撑起身子从credence的背后低语,两人的距离是如此近以至于credence可以感受到newt开口的热气。“其实……我想问……那个…我们现在的关系正常吗?”
Credence简直是震惊的回过头。
“别误会,我是说……我们从那天起好像就回到了半陌生人的状态,我知道我太敏感,可是……甚至连个吻都……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Credence似乎松了口气地别过身子顺势吻住了近在咫尺的newt,对方也温顺的接受了这个吻。两人舔弄吮吸着对方,仿佛汲取着甘甜的蜜糖。不得不承认credence骨子里其实是个强势且有强大的自控力的人,不出一会儿newt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且充满情欲,而credence理智仍在并且饶有兴趣地欣赏对方的脸。
很快,credence已经不满足于对嘴唇的专注进攻,他的嘴唇一路向下占领了newt整个颈部并留下了点点红痕,每次吮吸都会招来newt的一次大喘气。
他开始解newt的睡衣扣子,此刻他注意到newt的理智迅速回返并且表情开始犹豫。第一夜,newt仅仅是帮他解决了生理问题,在感情进展上credence明白newt一直是个崇尚循序渐进的人,所以他识趣地停手了。
Newt尝试和他扯开距离,并且努力调整呼吸:“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可以看出credence回答的极其艰难:“我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我梦到有很多人追你,要杀了你把你绑上绞刑架,然后我控制不了自己,最后我又……,我杀了所有人,包括你。”他缩成了一团,方才亲吻造成的痕迹和衬衣的褶皱还极其明显。
Newt的自责险些溢出来,他跪爬着重新靠近credence,用手抚摸他的鬓角。
“每次惊醒我都感觉自己要死了,我能感到……他和我已经不是一体了,如果我无法控制他,他会吞噬我,我不想这样,我也不想伤害你。”credence发着抖往newt怀里蹭“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我会帮你的,你真的不必一个人承担,为什么不早告诉我?”newt揉了揉他的短发。
“我给你添的麻烦够多了。”“梅林!我们是恋人!”newt有些激愤地说。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开口,懂了吗?”此刻newt仿佛被喂了吐真剂,说着他平日里绝不会轻易说的海誓山盟。也许是狡猾的夜诱惑了我,newt scamander此刻恍惚想,既然如此就让他得逞吧,他顺势重新吻上了对方的唇。
性爱固然美好,但没有什么比一个深情的吻让人真切的感到情欲与纯爱交织的滋味了。如果深入的肉体接触是一场盛宴,那么吻则是不可缺少的开胃品,让人无限遐想和期待,此刻唇瓣紧紧贴合,两人之间的爱意如同杰克那施了魔法的豆苗般无限增长。
“我认为,我们可以更进一步了cre.”newt借着那头晕目眩的感觉说了出来,因为他知道清醒时他说出这话是会想施个咒落荒而逃的。
狡猾的夜晚诱惑了我,我迫不及待褪下伪装与他相见。或是天使,或是恶魔,但不变的,是他眼中那片如梦似幻的光芒。
某个瞬间,Credence感动的几乎落泪。
我深知世事难料,瞬息万变,但只要你还在身边,我便能从黑暗的缝隙中窥到光明。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