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z

来自深渊

请原谅我迟来的回信,在收到你的答复的下一秒,我就已按耐不住自己的手迫不及待地写起了回信。但显然我的双手已跟不上我发热的头脑。我想写出出拜伦笔下般的美丽句子歌颂些什么,剖析些什么,但沉浸在激动中的我迟迟无法写出通顺的回复。
我想我再也无法用巧妙的三言两语模糊我的真正想法,回想起往事纠结在内心的缥缈情意,此时才仿佛终于搜寻到陆地的倦鸟,欣慰安实地缓缓降落在地面。
也许在你初次告白时,我仍怀着忐忑和怀疑的心情,正如那种殷切期望着的珍宝终于到手却又战战兢兢的感觉。自小在兄弟姐妹环绕下的我,懦弱而又渺小,时刻迷茫又随波逐流,如果不尝试着勇敢的追求,只会如同往日我所作的种种错误决定造成的恶果般不停失去,悲伤接踵而至,到头来怨恨的仍是自己。
我不愿在你面前再次跌倒,至少,至少这次,我会变的成熟,不再做一只找不到方向只能在巢里尖叫的雏鸟。正如你说,我愿拉着你的手奔向光明的地方。
我不能再写出任何流利的诗句般冠冕堂皇的话了,只求真正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
恐怕,我早已爱上你了。
@凍人類. 

凍人類.:


……我终究是叹了一口气,不、准确来说,松了一口气。我好像再一次找回了我为何着迷于你的理由,以及最初的原点。

我们讨论了那么多,以致于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因为我的患得患失,我又开始担心起一切的真实性;而你依然如此,坚定不已,仿佛一切的言论在你面前就如同等待破除的黑暗。你冲破它,透过它,随后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进,还不忘拉上我。
回头看看,我何必这么去较真?就如同去和梅菲斯特打赌的浮士德博士一般荒谬,这是一场永无止境,且没有胜算的探索;结果显而易见,受伤,挫折,茫然地望向四周,却无法得到任何救赎。而后把目光转向怀疑,将自己所有的一切撕碎罢了。

神说要有光,于是世界上就有了光。这句话这么蛮不讲理,却在此时让我泪流不止;一切都是拥有它存在的意义,而爱更加是如此,它的出现使人惊异,进而尽情施展它的魔力,使软弱的人坚强,使坚定者盲目,人们苦苦跟随它,祈求能得到它的怜爱,然而对于你,它又产生了什么呢?
很奇怪的,所有人几乎都向它妥协让步了,它悄无声息地渗入我们的身体中,牢牢握住了我们的心脏;生怕下一秒我们就将背叛它一般,使劲地让它跳动着,让它,以及我们记住它的模样,口中念叨它的名字,连每一个毛孔,都散发费洛蒙。
你不可能忘记它的,当它站在你面前,你就无比渴求它,并渴求你所爱的那个人也将它给予你。每个人都变成了最贪婪的人,这份贪婪吞噬了一切,那么耀眼,让人再看不见其他。
它真的很美。
如同夕阳下的阳台,斜下的太阳用最后一点自己光芒注视着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雨后的一盆海棠。
它的身姿还在风中瑟瑟发抖,而雨已过去,它又挺过了一次。耳边渐渐地响起钢琴、小提琴、大提琴、远处如同宇宙的管风琴的声音,汇成一片,奏起,又落下。
玫红色的天空,飘动的云,花的香味,它娇嫩的纯白,微凉的空气,风,树叶抖动的声音,来自大脑深处的人类共同的交响乐,
这所有的一切的美,才是它,它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它既是一切了。
而恰恰是你,有且只有你,让我领会到了这种感觉,可能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开始对他人产生了兴趣与渴望。

我恐怕我爱上你了。

@Luzamander 

感情,说不清道不明。它因人的存在而富有意义,而又因人之间的矛盾而危机重重。细细推敲,仿佛每个个体的同理心所诱发的行动都不是最明智的。当强迫自己的思维脱离短暂的特殊感情带给我们的窒息感时,最终会发现,蒙蔽我们双眼的从不是什么缥缈的爱情,抑或是埋在那层云雾之间的某些幻想中的洪水猛兽。
阻挡我们自己,否定我们自己的,也只有自身。
是的,褪去了热潮,我开始尝试思索一切。从头到尾,不曾有谁对谁错,重点是,我们的选择究竟是跳入更深的自我怀疑的漩涡,还是抓住悬崖上的藤蔓。
当你怀着左右为难的恍惚心情向我主动抒发爱意时,我确确实实是震惊与欣喜的。当你的心思一点点揭开,我才真正发现在那缠绵的爱意下隐藏着的并未是任何我所能设想到的情绪。
我深知,两情相悦从不是你的目的,即使两个脆弱的灵魂相互碰撞,我们仍会担心这碰撞是否剧烈到使我们两败俱伤,甚至开始质疑起了自身所渴望是否真实可信。
若执意将个人感情进行剖析、探索,也许我们会得到真正‘忠于本心’的决定,但如果执拗地搜寻某些准确的目标,最后往往会不自觉的原地打转。某一刻清醒,才发现自己已停留许久。
富人将自己的金库展示给穷人,允许他规定时间内挑选一颗宝石,穷人千挑万选想找出一颗最大最美的宝石,最终却因错过了约定时间而一无所获。执着于做出最正确,最适宜的决定,有时并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曾渴望你,直到废寝忘食,直到夜不能寐;我仍渴望你,但为的不再是紧跟你的脚步,而是在你的后方稳定的踱步,使你时刻在我眼中。当不切实际的幻想转变为实际的动作,一切会顺理成章的简单起来。成熟的思想会让人对事物有更深的见解,但敏感的心理会令人变得草木皆兵,不要惧怕、怀疑,前路如何,你我总要继续前进。
@凍人類. 

凍人類.:


当你写下你憧憬我的时候,我对自己想着,我定然也是憧憬你能够在任何地方都看到美的眼光的。你的脑中能看到如此多的璀璨,以至于让我感到了嫉妒。
从第一封信开始,我就一直在表述我对你令人羞愧、与你相比不及的爱意,然而在全力奔跑去争取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发现你被我远远甩在身后;我询问我自己,那么我在追寻着的到底是一抹魅影,还是我已经迷失的疯狂脑袋里的臆想?
我究竟有没有看到你?如果不是,我又看到了什么?



我一直是疯狂的、敏感的、过于感性的人,从小开始,当我看见别人怀旧某样东西时,即使我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事物或者仅仅听闻过,我也好似突然被这个所感动到、变得多愁伤感;我自以为这是一种可传染的气息,被敏感的人嗅到,继而就会被染上的奇怪的物质。而这种情况下,比起害怕失去,我更不明白的是这感情到底从何而来,什么时候开始,又将在什么时候不负责任的悄悄死去。我也同样的害怕这心情是被周围人、春天甚至是轻松喜剧沾染而形成的。

我的……(原谅我依旧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这可比患得患失可怕多了,当你抱有一种对自己是什么心情都不明白的时候,你的恐慌一下子就上升到了全国警戒状态。再美好的事物也唤醒不了你对它们的渴望,因为你都不知道你究竟是渴望它们,还是它们在让你渴望去渴望它们…?
喜欢与爱这种模糊不清的感情令人感到厌恶,然而因为它的不明确、迷蒙、深奥、易碎、难以保存,人们对它的痴迷达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程度。如果感情的的确确是必须属于这一种非理性的类型,那我也只能觉得非常遗憾,并一贯地以我自己的方法去解读其庞大的框架与复杂的内在。

ps:前言不搭后语

@Luzamander 

患得患失常常是人性的一个致命缺点。当你无法拥有一个事物时,你会无限期待,殷切盼望;而当你最终得到它时,你也许不会为此欢呼雀跃,而是更加揪紧神经,无时无刻地警惕四方,害怕手中的至宝变为泡影。但,如果我们自始至终都如此珍惜的东西,并未给予我们放松、快乐的感受,取而代之的则是疑神疑鬼的猜忌、恐惧失去的紧张,如果它们带来的只能是这样的情绪,那它还是值得得到的吗?
每个人对此的答案都会不同,但没有人会因为它的来之不易而放弃拥有它的可能性。

爱情大概正是如此,我们渴望它,因内心中的悸动欣喜又悲伤,欢乐而忧愁。

但谁又因恐惧失去它的心理而放弃它呢?
爱是特殊的情绪,两个独立的个体需要同时有相应的情感表示才能最好的结合,这也是爱的可贵之处。它是贵重的,不易得到的,因而才给了我们珍惜它的权利。得到你的表示,我应当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急于享受两情相悦的欣喜,而忘记的从一开始就在思考着这爱情的可能性的你。
你永远在思考着,这也是我爱着甚至可以说是憧憬你的地方,如果我仅能看到平静的海面,你则能看到海底的暗潮汹涌。
如果如你所说,这爱一开始不过是错觉,甚至将某方面的共鸣当成了爱意的涌动,也并不奇怪。我们都不是会随意感情用事的人,因为我们总在担忧着,而我们又不理智,因为我们会卷入自己担忧的思绪中找不到出口。
这爱真的强大可怖到可以同时毁灭我们两人吗?我不得而知。但如果真的要毁灭,我宁可在这无底深渊里探索,也不肯在安全的洞口傻傻的徘徊。结局也许是痛不欲生,也许在平淡中情感消逝,至少我也可以说自己已经尝试直面感情,并证明了它的存在与否。
也许我们都不是勇敢的人,爱也不是什么惨烈的战争,我们不会流血身亡。人生有无数的可能性,也许你我或真实或虚假的爱只能在你生命里留下几个闪念,但这一切都会值得的。
期待着你的回复。@凍人類. 

凍人類.:


我的……请原谅我无法找出确切的词语来称呼你。

当你习惯于某一事物的时候,你将失去接受其消逝的能力,以至于痛苦万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第一封信中表白我的心意后立刻希望你离我更远一些的道理。

我知道,对你我来说,爱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我们装出一副不想要的样子来掩盖自己无法得到的事实,其实是我们的自卑将我们束缚住了。

而我,在这一切之后,在你甚至对我坦白之后,开始犹豫迷茫了起来。我永远都会认为你是“完美”的,我对你的感情也将在我心头上留下它的痕迹,可是就在这时,我竟不解了,
这到底是否是爱?如若不是,我又该怎样去对待你的心情?我能否再去直面你?

当一个人先开始友善而真诚地对另一个人,是希望另一个人也这么回应自己的;我害怕我利用了这一点,让你以为我的爱如同洪水一般无法自制以至于让我们一同最终自行毁灭,但是结果不是的,如果我不去爱……如果不去爱你、或者其他任何人,我认为我就再也不会,也没有资格去渴望别人去爱自己了。
说到底,我只是希望别人也来爱我,才开始去爱你,甚至去开始这么表现。
如果这是真的,我就太狡猾了。
但是反过来想,我期待“你”去爱我,而不是任何其他人,是不是说明在此之前,我已经爱上你了?
我知道,从这个出发点,从“我是否喜欢上你”这点出发着实奇怪,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如果是,它就是,如果不是,那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曾开始,也就没有结局了。
这里就将这个问题转交给你……我并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只能希望别人能看懂。

我只希望自己做的事情没有那么徒劳,同时也深深地想要得到你的肯定。
@Luzamander 

—————
PS:这一段话写的有点太触及我的内心深处了…是我真实的反应,所以思绪太多,故而文笔变差了,还请见谅。

常听到关于“爱”与“喜欢”的讨论,人们总是强调,喜欢是一种薄如蝉翼的感情,它高效、强烈、转瞬即逝,如烈酒般浓郁醉人;“爱”则不然,它是一杯温白开,无害,若有若无,但当你离开它,便痛苦万分。我不在乎定义之间的差距,它们终究是名词。当我望着你,“喜欢”与“爱”交织、替代,不可分辨。我开始思考,长久的日子里,是什么蒙蔽了我的眼睛,让我无法正视对你的感情,而在一个契机下这种感情才突然不可抑制地喷发。
羞愧爬上了我的思想,扒下了正窃喜着的心脏的表皮。
爱是妥协,是报偿,是归还。愿随着你的旋律摆动,愿无条件的将你跟随,而这快乐的期限会是多让人烦恼的短暂,尽头将至,欢声笑语渐渐隐去,恐怕我竭尽全力也无法留住。
你眼中的我是纯粹的,正如我眼中的你,但这相同的结果并非出自相同的审视。生来安全感的匮乏与长久往来所养成的尖锐眼光让我习惯于分析一切,怀疑,怀疑着一切,抱着悲观的角度看遍万物。是的,我无法忽视任何品质,当我将那些细小的东西无限放大,世界也随之黑暗不少。
但你不同,当我们初次相识,你以真诚的善意面对我,而这份真诚并未被时间冲淡,一如既往,从始而终。我遇到过不少人,或自大妄为,或心怀鬼胎,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的小心意却又远不能称之为“恶人”,而这微妙的容差却又让人无法忍受。我远不敢称自己是个伟大、特别的人物,但我终于可以说真正见过这样的人,至少对于我来说的,你。
请不要为我纠结无比的语言所自责、后悔,正如我说,爱与痛如影随形,爱之切,痛之深。当我颤抖着心肺写下这一句一行时,不要怀疑,我的血液都正因狂喜而汹涌。
只祈求,这恩赐不要太早被收回,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已窥见了希望的模样,当这尤物被收回,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接受原本的生活。
痛苦无法避免,但我开始对自己的无病呻吟忏悔,你沉甸甸的表白险些压垮你的心,如果这是必然的,为何挺身站出的不是我?如果正如你说,坦白是为了我的远离,思想中最终刻上你的名字,再也无法摆脱,那你早已成功。但你又怎能忍心把苦涩的我留在原地?如果相聚是为了更好的离别,请提前告知我一声,免得我震碎心腑。
不,我开始胡言乱语了,我想撕碎先前的无礼言语重新来过但内心里的声音不住地让我期待你的答案。即使是一时的蒙骗,请不要让我失望心痛。
现在已接近凌晨,如果此刻你在身边想必早已紧皱眉头催促我休息。想着这些,我的心又开始打结。我不敢再向你透露半分心情了,当我面目全非,这个我你又能否接受?人在错误中进步,但错误总是接踵而至,令我手忙脚乱。我有了太多错误的选择,它们成为了我足迹的污点,在生命里的美好时刻提醒着悲剧发生的可能性。
仲夏夜不如戏剧家字里行间的美好,热浪并未被夜色冲淡,茂盛过头的树木也张扬着丑陋的枝叶。可即使是这烦扰的景象,爱意浓浓,谁又能不头晕目眩?
哪怕一天也好,我愿与你共度。
@凍人類. 

凍人類.:

对于一个人来说,其是否畏惧某一事物这点在乎的无非就是两点:是否知道这恐惧,以及是否能够超越它。
爱是同等的,我想我是不知道何为恐惧(爱)的,之所以那么无畏(充满爱),是因为我已将这封好似故意去博得你的怜爱置于你的信箱里,尤其是投进你的心里;
——我、想变成波澜。我想在你心里溅起波澜,想成为让你茶饭不思的对象,想要即使不在一起也让你在意我。

可能这个想法是可悲而惹人羞愧的,但是我的的确确是这么想了;
在拜读过你的回复后,我“才”开始思考我这么做是否太过无情?
是否让你感到不适?
是否因为让你接触到了我这如同稚气孩童任性般挑弄人心的话语,你开始怀疑起你自己的过错?

你不该这么做,这件事不应该出现在我所预想的回复当中只因一点!
你,理应是最好的——不、不!最好这个概念太肤浅粗糙,太暧昧不明确,太顽固不堪;
世人每个人都对好有着不同的定义,而我认为如果因为别人对好的定义拉低了对你的评价那让我是最过意不去的……
——所以你是完美,而当我说完美,即是指你之于我而言没有好坏之分,你即是你,不论是什么部分都扭缠在一起,我看不到你的好,看不到你的差。你就是一个整体,一个概念,是一片全新的理论与道德,你是……你。且从未有人能够定义你是否有资格去获得这一份爱,或者去追求它,要知道它最喜欢对它俯首称臣,拜倒在它的石榴裙下的人了。
在我看来,爱情中的两人是无法看清现实的。我曾经去追逐另一人的垂怜,自以为从自己那里得到了所以值得被宠爱的地方,自以为吸引住了别人的步伐,然而不是的。当我这么做的那一刻,我已经坠入爱河了。
正当你如此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这一刻,感官的触角已经伸到我的面前。我不需你抚平我的思绪,你的出现只会将我揉碎碾压再扔进海沟,我就不属于我了。

真是令人讽刺,这两个看似对立的情感却将我们包裹起来,如影随形。而包装精美的定时炸弹并非在接下它的那一刻爆炸的,而是在知道其存在并接手的那个瞬间。
@Luzamander 

我颤栗着反复检查着信纸的每一个边角,将每一句话,一个字深深看透,仿佛要用目光将那娟秀的文字一一灼穿。我不认为自己有陷入深度思考的能力,但当我停止机械重复着一遍遍扫过那几小段话后,恍然回过神来,手中的信纸已被揉捏出了褶皱,甚至连我的手掌都隐隐作痛。
这太无礼了。
我努力地把信纸重新碾平,但那龟裂的纹理再也无法复原了,这一刻简直像是我早已辜负了你的真心。
喜爱之情一旦出现,便阻止不了它的迸发,即使是再理智的灵魂,也会在爱情上绊倒,沉入温柔海。它是邪恶的,无比邪恶,但没人能拒绝它,而这也是它的危险所在。我曾无数次渴望它的到来,但那早已成为了遥远的回忆,当它此时此刻真实的摆在我的眼前,等待我做出抉择时,我只想逃避。
你说你的感情像是包装精美的定时炸弹,你我越近,越容易两败俱伤,但我的内心早已面目全非,它在各种感情混淆中迷醉,没有了痛苦的能力。
多少日夜,我幻想着自己归于尘土,心脏化为齑粉,没人曾爱慕,没人曾知晓;我站在空无一人的广场,注视着成群飞鸟片刻无踪无影;我计算着自己的死期,身体和灵魂一同衰败。无数可能,皆是形单影只,孤苦无依。
有的人在爱情中扮演着施舍者,有的人又扮演着接受者,而我能否做到无愧于你的真心?我抉择,当你真正给了我选择的机会,紧握你的手,成了我此刻最大的渴望;我羞愧,羞愧于我大胆的设想,我本不配…不配得到如此的爱;我慌乱,我不惧怕黑夜,如果我从未见过光芒。我的光芒,当你的爱意拥住我,我该如何逃离这温柔的漩涡?
爱是彼此最好馈赠,诚然,我欣喜无比,更不吝惜将一切交付。但这份脆弱的爱意,我可否担得起?
我知你同我一般痛苦,爱与痛想必总是如影随形。愿我此刻在你面前,将你的愁思抚平。
@凍人類. 

凍人類.:

我恐怕我是喜欢上你了。

在这句假设出现的那一刻,我的心必然已经输给了这一份必然吧。当我开始这么思考,即使这份感情仅仅是懵懂的错觉,它也将我引导到你的身边。
我的内心深处已经喜欢上了你,或深切地希望我能喜欢上你,所以这个想法就诞生了。在如此简单的因果关系背后,有的便是我的一片单纯的喜欢。

当人们是为了与自己“可能”的命中注定对象在一起而告白的时候,我却希望你能在阅读到这写下的告白后与我尽量保持距离,希望你能够一辈子都不要来了解我、来寻找我、将我从我喜欢的食物挖掘到生存意义上去;
当然,当然我是喜欢你的,但是我这份感情太冗长深沉,不适合将它赋予任何人,它只会像颗包装精美的定时炸弹,在拆开的那一刻只会把你我炸伤,由内而外,它所带来的热浪会在心上留下难看的疤痕,而余波更是会震碎五脏六腑。

我不敢说我有多么喜欢你,在我说出口的那一刻我就输给了喜欢,它如同诅咒,如影随形,恨不得立即吞噬我的灵魂。我不想丧失自我,更不愿为他人丧失自我。
是了,我便是那么骄傲,不愿意去成为你所爱之阶下囚……

啊、我不愿。


@Luzama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