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Guffin

来自深渊

本能

双北cp无差,白鬼
•自嗨 与现实真人无关
•明星大侦探同人自设
*自设均为各期人物参考结合

2020年10月21日 M市 AM9:20

Chapter 2. 何
后颈的一阵酸痛将扑在写字台上纷乱文件里的顶着杂草般头发的何唤醒,一夜的噩梦让他的头脑更觉沉重。他早已过了可以肆意消耗自己的年纪,四肢无时无刻的胀痛提醒着他必须调整生活规律,但他从来懒得理会,也渐渐习以为常。
写字台正对着的半掩着窗帘的窗户透进奄奄一息的光亮,连空气中飞扬的尘土也厌倦了这带着颓废色彩的光辉,费力地飘飞着。雨天让人难以分辨出时刻,长久的昏黄常常取代阳光笼罩住一切。何眨了眨双眼,视线前蒙着一层薄雾,他伸出手去摸索纸张里深埋的眼药,当泛着淡蓝色荧光的液体融入眼球时,那清凉的感觉才把他从混沌中解救出来片刻。他的眼病已有了几年,可以称之为家常便饭了,这正是从几年如一日的苦读法律中生生熬出来的病症。说来讽刺,世人常说报偿报偿,他的坚持到头来毫无结果,只是生出来一身病。
伫立在窗前凝视了光亮半晌,他开始整理桌上的纸张,从两天前委托人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交付了案子后,他就开始一刻不闲地调查。仅是不到三天的功夫,明查暗访,前后打理,从上到下的案情内情几乎清楚。这案子也并不简单,闹市里一幢老居民楼里大白天一人坠楼,不偏不倚楼下正是热闹的菜市,尸体正当中摔落在卖西红柿的货车上,当场死亡。这样众目睽睽,警方即使再努力,也控制不住满城风雨的议论,人多口杂,众说纷纭,当时的真实情况竟早已被夸大得无比惨烈。
何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被托付下这样的大案,死者家属秘密找上门来,指明凶手,不论价钱,只要找到此人犯案的证据。这样蛮横的要求,何本不打算接受,但家属竟是白介绍来的,这时也只能答应。
他心里自然清楚家属执意找侦探的原因,即使他们再怎么认定凶手,找不到切实证据的警方仍是不会轻举妄动,这时便只能依靠侦探。这是打定主意的诽谤还是悲痛下愤怒的指证他无从辨认,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断解决。
咨询侦探的工作,常人看来不免有些幼稚可笑,真正入行的人更会发现这份工作不仅游走在法律边缘,还高危,收入微乎其微。他也不是心怀着不切实际的游侠梦想的孩子,相反,他是被现实推动着看似身不由己的普通人,甚至相较普通人更加迷乱和低落。
他向来有些迟钝,这种迟钝发展成了沉稳,无论面对什么,这种沉稳也成了不错的武器。
“Color7……现在的孩子啊,竟然可以狠毒到这种地步。”他手里举着刚收起来的纸张,盯着一处若有所思地说“M市第一中学,你们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桌上的手机赫然震动起来,铃声刺耳地响起来,他接起电话,另一只手顺便把一边的窗帘掀了起来,楼下的一辆黑色大众令他的动作一顿。
“喂……啊……小白啊,没事没事,刚才有点事接的迟了,你说那个案子啊,有点儿进展了,我今儿下午去警局探探底,看能不能找个熟人。”
电话那边的青年人迟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何老师,这个案子真的麻烦你了,完事儿了我得请你吃顿饭。”带着期许和歉意的语气。何向来随和,对于朋友的请求常常赴汤蹈火,但这次白的行动让他心里奇怪。白平日里追求安稳,不喜欢惹事生非,而这次的死者或是家属,和他无亲无故更不是什么生意伙伴关系,白为什么会这样主动呢?
一阵寒暄,挂了电话后,何查看了手机的日历:“周三啊……”他又偏头看了一眼楼下的车,便放下手机洗漱去了。
一整个上午他都伏在案前,一如两天中的每个时辰,但那些重复的资料中早已没有了他所能获得的线索。他不是福尔摩斯,他不能从一枚脚印,一撮尘土中得知真相。此刻,他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他需要更多线索。
他拿起手机,刷新了一下微博,微博关注人首页上显示着一条消息:@鬼鬼:自己做菜不小心割傷了手,笨手笨腳的。并附了一张中指贴着创口贴的照片,背后虚化的背景放着切了一半的胡萝卜。评论中粉丝嘘寒问暖,一片和谐可爱的景象。
何隐约感觉哪里有些怪异,但又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大概是错觉吧。


ps:嗨起来无可救药,丧起来半年不更

评论(6)

热度(24)